侍應抓來一頭活果蝠、用小刀割喉,客人生喝果蝠血…揭世界最暗黑料理—蝙蝠的烹飪史 – 風傳媒

這次武漢肺炎大爆發,不少人懷疑病毒由蝙蝠傳染給人。很多人就歸咎於當地人吃野味所致,其中一名內地女網紅吃蝙蝠的影片,就在全球瘋傳,後來證實該影片是在太平洋島國帛琉拍攝,但影片已經加深了對華人的種族歧視。其實,蝙蝠料理比人們想像中來得普及,讓我們梳理一下蝙蝠烹飪史。

根據國際蝙蝠保育組織,現時全球共有超過 1,390 種蝙蝠,約佔全球哺乳類動物 4 分 1。據悉早在數以萬年之前,人類就已經開始食用蝙蝠。在夏洛特公主灣(Princess Charlotte Bay),澳洲的石洞壁畫就顯示,數以萬年前,原住民就已經食用蝙蝠,並用於宗教儀式。蘇美時期的美索不達米亞古城邦波爾西帕(Borsippa),人們就會以鹽醃蝙蝠,然後當沙律吃。現時在部分亞洲、非洲國家和太平洋島國,例如中國、泰國、印尼。依然有人進食蝙蝠。在美國關島,當地人就會烹煮瑪利安娜狐蝠,其中查莫羅人更視吃蝙蝠為重要的身份認同一部分。

在東非坦尚尼亞奔巴島(Pemba Island),人們便經常捕食奔巴大狐蝠(Pemba flying fox bat)。奔巴大狐蝠是現存最大的蝙蝠,展翅長到達 1.6 米,如人一般高。奔巴人差不多晚晚吃大狐蝠,因為過度捕獵的關係,國際自然保護聯盟一度把奔巴大狐蝠列為瀕危動物。

1976 年出版的 Unmentionable Cuisine,記載了薩摩亞人如何煮食果蝠,他們會先去掉毛和皮,切除內臟,再把蝙蝠斬件,然後烘烤,或者以鹽、胡椒和洋蔥炒。已故美國暢銷作家 Jerry Hopkins,一生撰寫 39 本書,不少有關地方風俗和飲食。在 2019 年,有出版社就再版其著作 Extreme Cuisine,當中詳細記錄了他在 1993 年到訪胡志明市一間餐廳的經歷。侍應主動向他推介喝果蝠血,點餐後,侍應抓來一頭活果蝠,然後用小刀割喉,鮮血直流到玻璃杯,一眾客人就這樣生喝果蝠血。

Hopkins 分析指,進食蝙蝠的歷史如此悠久,是因為蝙蝠很容易捕捉。人們在洞穴架起漁網,輕易就有收穫,一個獵人用散彈槍的話,每次可以捕獲到 20 至 30 隻;而且蝙蝠脂肪含量低、蛋白質含量高,是一些山民和島民重要的營養來源。另外,各地人們相信食用蝙蝠能有神奇功效,很多人覺得吃蝙蝠可以壯陽,而有柬埔寨人認為吃蝙蝠可以治咳補眼

(圖/*CUP提供)

在多哥一個巫毒市場,小販正售賣蝙蝠和蛇等動物的乾屍。(圖/*CUP提供)

不過,在很多文化中,蝙蝠是不祥的東西。在聖經利未記 11 章,有提到蝙蝠是「雀鳥中你們當以為可憎、不可吃的」(蝙蝠其實是哺乳類動物)。蝙蝠在美國、愛爾蘭、印度,都被視為死亡的象徵。在很多民族傳說,惡魔以蝙蝠的形象出現。史杜克知名小「德古拉」(Dracula)中,吸血鬼德古拉的造型便參考了蝙蝠。除了不潔之外,人們不吃蝙蝠也因為牠們長相實在太猙獰,而且牠們的肉不多,若非把蝙蝠原隻上碟,否則要花很多頭才可以弄好一道菜,煮蝙蝠的過程也會傳出刺鼻的氣味。

除了文化和觀感考慮,更大問題是吃蝙蝠會帶來健康風險。2017 年,科學家證實SARS病毒的源頭是菊頭蝠;2019 年,科學家的研究推斷,果蝠是伊波拉病毒的天然宿主。除此之外,塞拉里昂的果蝠,也被指帶有跟伊波拉病毒相似的馬爾堡病毒;在馬來西亞,醫生發現蝙蝠會透過唾液把立百病毒(Nipah Virus)傳到生果或者其他動物。除了上述的致命病毒外,2003 年一篇醫學報告指,關島查莫羅人得到 ALS-PDC 認知障礙症的比率,遠遠高於島內其他族群,原因相信跟他們常常進食狐蝠有關。狐蝠以蘇鐵樹的種籽為糧食,體內就累積了很多蘇鐵樹的神經毒素。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標題:暗黑料理:蝙蝠烹飪史)

責任編輯/林安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pyright Zitub.com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