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曉輝:武漢P4實驗室對蝙蝠身上病毒的改造 – 大紀元

【大紀元2020年02月12日訊】概要

冠狀病毒傳播的中間宿主是病毒能否傳播給人的一道自然屏障,當人破壞或越過了這道屏障,人將很可能遭到打擊或懲罰。如果當這道屏障被人為的拆除,甚至被插入某種毒性劇烈的病毒,那將是毀滅人類的行為:因為這樣冠狀病毒可以直接從動物跳到人類,不需要突變或通過中間物種。

研究表明,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極有可能就是蝙蝠,但是病毒卻難以直接從蝙蝠傳染到人類。病毒需要產生變異後,才能發展出傳染人的能力,而人際傳染更是需要進一步的變異。

一、冠狀病毒(NCoV)的由來

2013年5月15日沙特阿拉伯衛生部向世衛組織通報新增兩起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實驗室確診病例。[i]

兩位病人是與曾經確認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病人有過接觸的衛生保健衛生者。首位病人是一位45歲男性,他於2013年5月2日發病,病情危重。第二位病人是合併健康疾患的一位43歲女性,她於2013年5月8日發病,病情穩定。雖然以前曾發現新型冠狀病毒存在衛生保健相關傳播情況(2012年4月在約旦),然而衛生保健工作者與病人接觸之後被診斷患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尚屬首次。

自2013年5月初至今,主要與沙特阿拉伯東部一家衛生保健機構相關的這起疫情總共報告發生了21例病例,包括九例死亡病例。該國政府正在對這一疫情開展調查。

2019年12月31日,世衛組織獲悉在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發現若干例肺炎病例。該病毒與任何其它已知病毒不符。這令人關切,因為我們不了解新病毒如何影響人類。

一週後,即2020年1月7日,中國主管部門確認他們發現了一種新病毒。該病毒屬於冠狀病毒。

這一新病毒暫時命名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

二、新冠病毒的動物起源

研究表明,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極有可能就是蝙蝠,但是病毒卻難以直接從蝙蝠傳染到人類。病毒需要產生變異後,才能發展出傳染人的能力,而人際傳染更是需要進一步的變異。

冠狀病毒傳播的中間宿主是疫情的一道自然屏障,當人破壞或越過了這道屏障,人將很可能遭到打擊或懲罰。但是當這道屏障被人人為的拆除,甚至被插入某種毒性劇烈的病毒,那將是毀滅人類的行為:因為這樣冠狀病毒可以直接從動物跳到人類,不需要突變或通過中間物種。

從此前爆發的數次冠狀病毒疫情的實際狀況來看,顯然需要中間宿主來建立人畜共通病的傳播。許多研究表明,在2003年SARS爆發期間,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從其天然寄主蝙蝠跳躍到麝香貓(又稱果子狸),然後又到人類。在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爆發時,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先到駱駝,然後影響人類。因此,麝香貓和駱駝都是傳播人畜共通病的中間宿主。

遭中共當局指稱是病毒來源的華南海鮮市場,在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的時間點並未出售蝙蝠,因此這表明了可能存在另一種中間動物宿主,該宿主將病毒轉移給人類。

最令人困惑的是,截至目前為止,沒有任何為了追查武漢新冠病毒來源或中間宿主,所進行的動物檢測報告,特別是華南海鮮市場動物樣本的檢測報告。

中國科學家最近在《柳葉刀》(The Lancet)期刊發表的一份報告中說:「據報導,大多數的早期病例曾接觸過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患者有可能是通過人畜共通病或暴露環境而感染。」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科學家在《柳葉刀》發表的另一份報告稱,「根據當前數據,造成武漢爆發的2019-nCoV(新冠病毒)最開始似乎可能來自蝙蝠宿主,並且可能已經通過在華南海鮮市場出售的、目前仍然不明的野生動物傳播給人類。」

但是,對於華南海鮮市場在2020年1月1日被關閉時,市場內所有的野生動物數量和種類等相關信息,以及武漢當局在關閉該市場時,如何管理或處置這些動物等信息,目前外界仍是一無所知。此外,任何有關通過病毒核酸檢測方法檢測出SARS冠狀病毒或者武漢冠狀病毒的動物樣本的信息,都沒有被公布出來。

中共官媒新華社1月26日報導,從華南海鮮市場採集的585個環境樣本中,有33個樣本的新冠病毒核酸呈陽性反應,並依此推論新冠病毒源自在該市場出售或儲存的野生動物。然而,這些樣本來自環境,並不是動物。

三、海鮮市場上野生動物的信息沒有被公開

香港大學新興傳染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事務)管軼(Guan Yi)於1月21日訪問武漢,目的是確定新冠病毒的動物來源。事後,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到,武漢當地人拒絕與他合作。他指出,由於華南海鮮市場被關閉了,現在很難調查該病毒的來源。

「關閉後,華南海鮮市場被打掃得一乾二淨了,『犯罪現場』消失了,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如何解決案件?」管軼說。

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Gao Fu)說:「很明顯,感染源是野生動物,但由於海鮮市場被關閉,我們不知道是哪種物種。」

四、追蹤武漢病毒研究所類似蝙蝠SARS冠狀病毒獲得功能Gain-of-Function)工程[ii]

石正麗於2015年9月在《病毒學雜誌》聯合發表了一項有關MERS病毒和一種蝙蝠病毒(HKU4株)的功能性研究報告。MERS的冠狀病毒可以進入人類細胞,但是HKU4不行,因此研究團隊在HKU4的S蛋白中引入了2個突變基因,並發現突變後的S蛋白可以幫助HKU4進入人體細胞。如果他們在MERS的S蛋白的2個位點加入突變基因,產生的MERS偽病毒(即實驗性質的病毒)無法再進入人類細胞。

此外,一個國際小組加入了石正麗的研究團隊,採集雲南蝙蝠的SHC014病毒,並使之產生嵌合病毒。由於已知SHC014不太可能與人體的ACE2結合,所以研究人員「在能夠適應SARS-CoV主鏈以及具有複製能力的小老鼠骨架,合成了SHC014的S蛋白」。

這是一種適應SARS-CoV小老鼠骨架(MA15)但帶有S蛋白的「實驗室工程病毒」。

令研究人員驚訝的是,該嵌合病毒(SHC014-MA15)可以使用SHC014的棘突結合人體的ACE2受體,並進入人類細胞。該SHC014-MA15也可以造成小老鼠發病及死亡。現有的SARS疫苗不能保護動物免受SHC014-MA15感染。因此,這些嵌合病毒研究對哺乳動物可以造成更多致病性疾病,以及更致命的冠狀病毒株。

由於美國政府強制暫停「功能獲得」(GOF)研究,因此該國際小組當時並未進行進一步研究。但是,沒有證據顯示石正麗的研究小組是否停止了在CoV中引入GOF突變的任何進一步研究。很顯然,石正麗的研究小組已經掌握了逆向工程技術,該技術足以使該小組在SARS-CoV或SARS-Like CoV中引入突變基因,以產生突變型的傳染性冠狀病毒。

有趣的是,石正麗的研究小組於2020年1月23日在bioRxiv上發表的研究報告中說,他們在雲南發現了一種新的蝙蝠冠狀病毒BatCov RaTG13,與2019-nCoV的整體基因組序列同一性達96.2%。但是,他們從未在任何研究中提到這種病毒,也從未發表過相關論文。

研究人員在該研究報告的補充材料和方法章節中所提供的序列信息,包括他們收集到的2019-nCoV與RATG13病毒之間共享的3個序列,但是在其它SARS或類似蝙蝠的SARS冠狀病毒(Bat SARS-Like CoV)家族中都沒有出現共享序列。這3個序列位於棘突蛋白的N末端附近,分別是GTNGTKR、NNKSWM、RSYLTPGD。

五、石正麗的生命擔保引發更廣泛的質疑

恰巧:印度科學家論文撤稿與石正麗的閉上你們的臭嘴的憤怒聲明發生在同一天。

此前,印度科學家在bioRxiv雜誌上發表了一篇名為「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的文章稱,「所有的4個插入片段中的胺基酸殘基均與人類免疫缺陷病毒1型(HIV-1)的複製蛋白 gp120 或 Gag 中的胺基酸殘基具有相同性或相似性。並得出結論部分強調「這在自然界不太可能是偶然的。」論文一出,馬上引起公眾關於新冠病毒插入艾滋基因、人工製造的猜測。

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呼吸科主任王廣發患病期間曾經服用抗艾滋病藥物洛匹那韋和利托那韋片,以此證明早已有人知道新冠病毒與艾滋病毒有關。據泰國公共衛生部官網2日發布的消息稱,一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在泰國接受抗流感病毒藥和抗艾滋病病毒藥的聯合用藥後,48小時內病情轉好,隨後的新型冠狀病毒檢測結果為陰性。

2月2日,印度研究人員於1月31日發表在bioRxiv上的有關新型冠狀病毒來源於實驗室的論文撤稿。

此前,網上不斷有各種版本的流傳,或多或少都把此次疫情的發生與國內科研機構的實驗室病毒標本泄露關聯在一起。

對此,2月2日下午,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在朋友圈說:「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和實驗室沒有關係。」

石正麗發文之後,引發空前爭議。有質疑稱:石正麗應該拿出科學證據,而不是賭命。再說,武漢市場的新型冠狀病毒哪裡來?病毒在哪種動物身上變異的?自然變異要多少時間?有先例嗎?千百年來,全世界吃野生動物的人多了去了,為什麼沒有變異呢?

六、石正麗的研究領域涉及到對蝙蝠身上病毒改造

2015年石正麗(英文名:Zhengli-Shi)等人在《自然醫學》上的論文《一個類似SARS的蝙蝠冠狀病毒群顯示了人類出現的可能性》也受到關注。這篇論文大致內容是: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裡的ACE2這個受體開關一調,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類。利用病毒基因重組技術將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體的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結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類的呼吸道細胞。這個實驗當時引起美國醫學界非常大的爭議,醫學專家Declan Butler也在Nature Medicine上撰文表示,這種實驗沒有什麼意義,而且風險很大。

在論文中寫著:「為了研究循環蝙蝠冠狀病毒的出現可能性(即感染人類的可能性),我們構建了一種嵌合病毒」,並說「這種雜交病毒使我們能夠評估這種新的棘突蛋白引起疾病的能力」;還說「在此基礎上,我們合成了一株具有感染性的全長SHC014重組病毒,並證明了該病毒在體內外的複製能力」。

「嵌合病毒」、「雜交病毒」、「合成病毒」與「不依賴於其自然主幹上其他必要的適應性突變」,這樣的詞彙和語言,一次次在她的論文中出現。

通俗的語言表達石正麗論文的主要觀點:利用基因編輯技術,將蝙蝠的病毒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體的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結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類的呼吸道細胞,毒性巨大,和當年SARS的傳播速度一樣。

也就是說,只要人為的把蝙蝠身上病毒改造一下,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類了。他們還發現,新病毒明顯地損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都失去了作用!

七、中共迫使大陸學術界追名逐利

普遍認為,有風險的研究應該注重根除毒素的方法而不是尋找出更有風險的新毒素。病毒研究的目的和效用,要搞清楚是否應該進行某種病毒的研究。科學研究的目的是造福人類,絕不應為了發論文而論文。對於高風險的病毒研究尤為值得思考。

中共製造了一個環境,使得大陸科學界追名逐利中,把發表論文,特別是在國際頂級雜誌上發表論文,被當作科研重大成果的最有力證明,而道德在學術界變得一錢不值,甚至普遍視遵守道德的人為傻瓜。

共產主義幽靈的終極目的就是毀滅人類,中共是這一目的的真正最後的實踐者。這個共產幽靈做了精細的計劃和步驟安排,毀掉人類的道德就是中共的最關鍵手段。當人類失去了道德,在慾望和利益的驅使下,中共只要少許撥弄,毀滅人類或導致人類的自我毀滅便是易如反掌。

責任編輯:高義

[i] 世界衛生組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 – 最新簡報》

[ii] 大紀元,【病毒探源】中共不公布病毒關鍵數據內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pyright Zitub.com 2020